长岛冰茶。

柳八佾。
图文双修,很会咕咕。
目前在认真上学XD
期待将来变为一个更好的人!
目前D5,杂食到可怕,雷杰园。
快睡吧,明天见。

【杰叽】睡觉睡得心猿意马怎么办,急,在线等。

摸个甜饼(?)ooc注意。杰克第一人称向。

1.

我是个臭名昭著的人,起码在我过去的认知里是这样的。白天里的我像是死了,那个我的意义就在于等待黑夜,等另一个我活过来。

我第一次看见伦敦起了雾时我还没有变成现在这个样子,还没有染上血腥的、年幼的我,在雾里感到了从前未有过的自由。除了我自己没有人看得见我,没有人找得到我……没有人阻挡我。

从此我活在雾里,对他人不管不顾。不用一直把绅士的微笑挂在脸上,我把这定义为自由,是的、自由。

然后再到某一天,我在雾里嗅到了铁锈味——我感到快乐。

2.

“你以前的日记都是这个风格的吗?”书页偶尔翻动的声音让我不由自主陷进了回忆里,随后我那位……那位我一直觉得是很了解我的朋友,把我带回了他身边。

“是的。”我点头。

“……看过了推演知道一点你的过去,”那个人坐在床上,合起日记本放到一边,视线移向我,“但读日记时的感觉还是完全不一样啊……”

“因为我现在就在你旁边吗?”

“啊……差不多。”他说着说着打了个哈欠,有保持这个姿势再睡过去的倾向。

我没忍住。

一步,两步,三……“怎么了吗?”他问,然后就看见我先拿走了日记,再把他的眼镜摘下来、把他按进床上盖好被子,外带拉上了窗帘。

“……?”[司机:黑人问号.jpg]
“那些小姐说。”
“呃……说什么?”
“……说你再不睡,就会秃。”
“…像你一样吗?”

我感到这个世界可能对我有一点误解。

3.

我坐在椅子上的第二个小时,看见床上的人忍不住睁开眼。

“你还没睡?”能推断出他之前只是闭着眼睛没睡着,但还是本能这么问了。
“你不需要睡觉吗?”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。
“从某种方面来说,我需要睡觉,”居然是在想这个问题吗?“但我睡不好,而且……”
“而且什么?”
“而且这里也没有第二张床了。”我感觉我说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。
“……哦,”有点懵的男性随即自己往床的另一侧挪了挪,转头再问,“你不过来吗?”
“这似乎不是你们定义的绅士该做的事……”我感到困惑,“你们这个世界男性可以直接邀请另一个男性上床的吗。”

“你有本事就不要边说着这种话边自觉地开始换衣服……等等等等你压到我了!”

“哦对不起。”
我真的不是故意的。

4.

结果到了第三个小时,我还是没有睡着。
这不能怪我——但这毕竟是——一张亚裔常用规格的单人床。就算我和司机几乎是靠在一起的,也不能随便乱动。
等等……这是把我当抱枕了吗…?是怎么做到这么自觉的靠在我身上的。小家伙(我觉得要是以体型来分的话这个称呼毫无问题)他的呼吸有点重…挺软的…不对,我在感慨什么?
这个姿势还是不大舒服。

挪腾了一下位置,换回来两声哼哼。揉一揉心口的小家伙,模模糊糊地我感觉四周有雾一样。
其实我已经很久没有睡着过了。

5.

应该是第六个小时,距我昨天凌晨来到这里的第二十三个小时,不知怎么的我醒过来的时候感觉到地板冰凉凉的温度。

哦,不得不庆幸这家伙常用的是我不是裘克。

6.

结果直接睡到了中午……怎么做到的?现在的人都是这个作息吗?怎么一个熬夜的家伙醒的比我还早?
一醒就在……看手机了,不是什么好习惯吧?
这么想着我伸手过去把手机拿了过来。
“嗯……嗯?”睡醒的人声音还黏糊糊的,转了身就想把东西讨回来。

我手比你长,哈!

“你怎么…醒了,”见状他只能把手缩了回去,“……?你看什么?”
“没什么。”

体型差是个好东西,以前我还没有什么认知。
但不得不说从上向下看别人的感觉挺好的。

……再睡会儿算了。


END.(?)

小剧场:

“你要不要下午茶这种东西?”
“不用啊。”
“……?你们国家不是有这个习惯吗。”
“排位时间一直到两点,你结束了之后我回去得先检查指刀。”
“啊?你平时需要参加这个的?……那玩家这么多你忙的过来?”
“一般来说你看见的杰克都是我,其余的人就是你说的那些……程序,来进行游戏。”
“我这么特别?”
“对。”
“……哇。”

最后的那个感叹真是干瘪瘪的。还有…你的耳朵会说话?

评论 ( 6 )
热度 ( 116 )

© 长岛冰茶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